Friday, October 31, 2008

求之二

数年的教学生涯里,学生除了在成绩公布后“求分”之外,也会在考试前“求考”。

话说大学有一项规定,学生在每一科的上课出席率必须为至少80%,才能参加学期末的大考。当然,不是每位老师都严格执行这一规定,毕竟要计算学生的出席率是相当琐碎的工作。尤其是人数众多的班级,计算学生的出席率更是不容易。因此,一些学生对这一规定也没放在心上。

然而,当这些学生遇上像我这种“例外”的老师时,他们往往要后悔莫及。我用Excel设计了一个简单的表格,计算学生的出席率就变得简单多了。学期末时,出席率不足80%的学生就在表格上一目了然。诚然,禁止学生考试非我所愿,可是一旦制定了条例却不执行,却是对素质和诚信的否定。曾参杀猪的故事,我是放在心上的。

学生们收到禁止考试的公函,除了少数无动于衷的学生,大多会来求我网开一面。这时候,各种求我“放行”的理由就出现了。昨晚打工今早无法早起前来上课、交通阻塞无法及时抵达大学(拜托!那是两个小时的课,你这是哪门子的交通阻塞,要塞上两个小时?)、忘记补课的时间、怀孕害喜不舒服而缺课……

除了交代“理由”(借口?),一些学生也采取哀求的策略。例如:

I can accept the reality if my result is not passed,as long as I do come and seat from the exam,not failing because cannot seat the exam.This is my first time being barred from taking exam in my history and I want you to know this situation is never ever in my intention.

please sir.please sir.
can i see u..please sir.
i beg u sir.

this is the first time i have this kind of problems that make i cannot come to the class most of the time.only God knew it. it;s not that i am 'sengaja' don't want to go to the class. please sir,gimme chance. I'll try my best doing my exams.
please sir.please...im begging u.

读到类似的哀求,我是感到厌恶的。我心中嘀咕:早知今日……

1 comment:

陈志忠 Chee Tong said...

一个充满教育公民意识性质的节目
《你怎么说》
竟然被停播,
政党领袖如何处理呢?

尤其一些强调敢怒敢言的。。。

坦白说,

若是标榜敢怒敢言,
就是希望成为人民的喉舌,
所以类似这样的节目,
他们应该支持。。。

一个节目被停播,
这是正常的,
但至于是否“应该”被停播。。。
我真的不明白。。。

我只是开始感觉,
这好像白色恐怖的无形压力。。。

所以我在期待《他们怎么说》


希望你也以一个这样的课题写文章,
目的引起网友的注意,
让网友知道白色恐怖的前夕是无声无形的。。。


我们要看其他人《怎么说》

我们要激起网友的舆论动力声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