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March 14, 2010

一脉相承

重夺失去9年的全辩冠军,说没有兴奋,谁信?不是没有尝过坐在台下看着台上的马大队夺冠,可是这次的心情少了几分激动。


11年前最后一次拿下全辩冠军,之后两次与冠军盾擦肩而过、两次摸不到决赛的门,屡战屡败、屡败屡战,长久的努力终于在今晚收成,照理说应该激动万分才对,可是出乎意料的,我的兴奋包含在平静之中。


13年前,全辩最后一次在DTC上演决赛,今晚的“回归”,早让我心有戚戚焉。


15年前,马大最后一次在DTC捧起全辩冠军盾时,我也在台上。今晚,我在台上看到了自己当年的身影。这是支留着同样血液的队伍,15年了,或许更久,这血液还是一样的热,或许更热了!


是怎样的力量,凝聚着这一支队伍、延续着队伍的精神?是求取胜利吗?若是,这队伍早在连续获得胜利或连续经历失败后,散了。


看着台上的辩手,想着这一路走来的跌宕起伏,心醉了,那还能激动起来?

11 comments:

~aNG~伟翔 said...

我們永遠也不會散!因為我們是馬大辯論隊!

珽凯 said...

馬大華文學會的精神是扎實為經,回饋為營
而馬大辯論隊的精神是前傳后繼,一脈相承。

郑秋桦 said...

看了很感动……
“我们是马大辩论队。”
这句话每说一次,我都倍感骄傲。

秋桦

suayhwa said...

恭喜!

添健 said...

伟翔:到了我这个年纪,很怕说“永远”。还是那一句,我们为当下努力。

珽凯:传承不易,大家一起努力。

秋桦:也感谢你们的付出,让遗憾不再延续。

瑞华:谢谢!还记得99年全辩决赛宣布成绩的那一刻吗?从那之后,那一句“马来亚大学”竟让我们等了11年……

suayhwa said...

99年的冠军奖杯,记得当时没人要收,我就拿回家了。现在还收在我芙蓉的老家,但相信已经封尘了。你们那里有展示或收藏奖杯奖牌的地方吗?

添健 said...

我那95年的奖杯一年得抹上一两次,没有尘封但已经生锈。

你可以把奖杯交给我安置。

suayhwa said...

好,这个周末回芙蓉把它拿上来。下个星期找一天去马大和你吃午餐?

添健 said...

OK.

suayhwa said...

好,我会先联络你。哈哈,这样的方法来约定,还是第一次。

JuNe said...

伟翔,常回来啊!看到你的comment,差点喷饭